萨提亚·纳德拉对微软的变革

时间:2018-07-28 11:03 来源:香港六合开奖/香港六合彩开奖|六合彩开奖记录|六合彩网址|六合彩开奖结果查询|开奖现场///百家乐网址,生活信息网 作者:admin 阅读:
  有人说,现在的美国硅谷充满了“咖喱味”。也有人说,硅谷已经变成“印度谷”。原因就在于,以微软CEO萨提亚·纳德拉、谷歌CEO桑达尔·皮查伊为代表的印度人,近年以来掌控了全世界最令人望而生畏的科技巨头。
 
  从2014年2月4日出任CEO至今,纳德拉治下的微软,股价从36.35美元/股上升到2018年7月18日的105.95美元/股,公司市值从2013年底2014年初的3000亿美元以下攀升到目前的8000亿美元以上。
 
  微软曾经是全球市值第一的公司,1999年就创造过6205.8亿美元的阶段性市值纪录。但由于错失了移动互联网时代,微软市值逐步萎缩至3000亿美元以下的水平。而正是由于萨提亚·纳德拉最近四年手术刀式的内外改革,才让目前微软市值重回第一阵营,仅次于苹果、亚马逊、谷歌,是全球市值第四的公司。
 
  联想一位人士告诉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,对于个人用户来说,最开始接触微软,很可能是一张光盘,在中国,这种光盘以前大多数还是盗版的,不过这部分收入对微软来说是最边缘的;对于企业用户来说,微软就不仅仅是一个操作系统了,企业成为微软的客户会签订一个协议,微软会为这份协议中的部分软件提供折扣,比如Windows的授权费、SQL Server数据库的授权费或者Office的费用,进而刺激企业用上Windows以后,购买更多微软件和服务,比如早期的Word、Excel、PowerPoint,以及现在的云端办公套件Office 365、Azure云服务等等。
 
  这位人士表示,微软命运的变化,是以2007年苹果推出第一代iPhone为标志,全世界进入智能手机时代。此后数年,智能手机逐渐变为比PC更加重要的设备。这让PC时代的微软、英特尔、惠普、戴尔、联想等集体面临转型压力。
 
  IDC一位分析师告诉记者,“今年回头来看,微软和Windows在移动市场的最后机会是2010年,那一年苹果刚刚推出iPhone 4,一个从硬件到软件再到工业设计都远远甩开竞争对手的产品。Android经历一系列修修补补之后,此时也开始成熟起来,三星、摩托罗拉、HTC此时都推出了销量超过百万量级的Android手机。但微软最终错过这个机会,因为微软希望复制个人电脑市场的商业模式——微软做操作系统,手机厂商生产硬件,并为每台搭载Windows系统的智能手机支付授权费用,但问题在于,Android是不要钱的。”
 
  因此,微软的日子实际上已经越来越难过。原本计划担任微软CEO到2017年的史蒂夫·鲍尔默,在2013年8月23日被微软突然宣布即将离任,且微软并未同时任命新的CEO,只宣布正在物色新任CEO的人选。
 
  整个2013年秋天和冬天,美国媒体都在猜测谁会成为史蒂夫·鲍尔默的继任者。翻看那个时期的媒体报道,包括当时的福特CEO阿兰·穆拉利、当时的高通COO史蒂夫·莫伦科夫、当时的爱立信CEO卫翰思等等,都与这一职位产生过某种关联。
 
  也有一些内部人选被提及,包括当时的微软董事、Symantec CEO约翰·汤普森,当时的微软首席运营官凯文·特纳,以及当时的微软执行副总裁、主管云计算与企业事业部的萨提亚·纳德拉等。
 
  媒体将微软新任CEO比作是“一块烫手山芋”。比如,彭博社在2014年1月底刊登相关报道,题目就是《为什么你不会想做微软CEO?》。彭博社认为,相比1999年微软市值突破6000亿美元,十几年以后微软的市值已不及当初的一半,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失利,让史蒂夫·鲍尔默逐渐认清事实,最终决定提前退位,寻找新人主导微软的改革,但这注定是一份艰难的任务。
 
  《名利场》当时的重磅报道《帝国重启》披露,微软董事会在是否要求新任CEO具有工程师背景、究竟应该选择任命内部人士还是外部人士等问题上都存在较大分歧。
 
  萨提亚·纳德拉在《刷新》一书中也披露,当时,微软内部主流意见是,“只有外部人士才能够让公司重新回到正轨。任何传言中的首席执行官人选都难以引起他们的共鸣。”但经过几个月的博弈,在2014年1月19日一次会议上,微软董事会最终决定任命萨提亚·纳德拉为新任CEO。2014年2月4日,微软正式对外宣布了这一决定。
 
  按照《帝国重启》一文的披露,微软董事会选择萨提亚·纳德拉的重要原因之一,就是“作为内部人士,外部人士所能带来的东西,萨提亚·纳德拉都能带来”。作为史蒂夫·鲍尔默的继任者,萨提亚·纳德拉很显然不是众望所归的那一个。《刷新》一书提到,萨提亚·纳德拉明白,大家对他“抱有希望,但也心存疑虑”。
 
  萨提亚·纳德拉接管的微软,当时面临非常险恶的局面:首先是全球个人计算机出货量已达到顶峰,并进入下滑状态——当时的季度出货量大约为7000万台,智能手机的季度出货量已经超过3.5亿部;其次,此前一年推出的Windows 8也遭受冷遇,iOS和Android却呈现出急剧上升趋势;另外,内部调查显示,大多数员工并不认为微软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行。
 
  在私下交流中,微软中国一位人士总结,萨提亚·纳德拉对微软的变革,在内部主要表现为重塑企业文化、企业战略及愿景,在外部表现为塑造更加开放、合作的形象,并从中受益。2014年2月萨提亚·纳德拉一上任,做出的第一个决定就是布置一项阅读作业,让所有高管都去读马歇尔·卢森堡的《非暴力沟通》,这是一本关于和谐共处、促进合作的著作。对于很多微软员工来讲,这是萨提亚·纳德拉不仅要重塑微软商业战略,而且改变微软企业文化的第一个明显信号。
 
  那么作为一个当时已经在微软服役22年的老兵,比尔·盖茨、史蒂夫·鲍尔默之后第三任CEO,萨提亚·纳德拉究竟是如何开展自己对微软的改造工作呢?在《刷新》一书中,萨提亚·纳德拉提到,担任CEO以后,自己最重要的工作,是让微软“重拾灵魂精神”,这个“灵魂精神”就是“技术的全民化”。
 
  萨提亚·纳德拉认为,从20世纪70年代比尔·盖茨创建微软起,微软的“灵魂精神”是让每一个家庭、每一张办公桌上都有一台电脑,这在以前是一个自信而勇敢、激励人心的远大目标,在当时则是微软已经完成的目标。因此,微软需要树立一个新目标,推动一种新“技术的全民化”。“我认为,微软应该转向‘移动为先,云为先’,不再是个人计算机为先,甚至也不是手机为先。在一个‘移动为先,云为先’的世界里如何让微软实现成功,是我们面临的共同挑战。”萨提亚·纳德拉表示。
 
  “不再是个人计算机为先”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微软不再将Windows视为最重要的业务。实际上直到2012年,史蒂夫·鲍尔默还公开强调,“在微软没有什么比Windows更重要的了。”萨提亚·纳德拉倡导的战略转型在当时所要面临的挑战可想而知。
 
  同时,为什么是“移动为先,云为先”?“通过开发数量最多的、价格最实惠的计算设备,微软引领了个人计算机革命。但通过免费的安卓操作系统,谷歌找到了阻击Windows的方式,而我们未能采取及时的应对。2008年,基于Linux的安卓智能手机开始大举抢占市场,到2014年基于该系统的已激活设备规模超过10亿部。”萨提亚·纳德拉认为,“尽管竞争对手定义了产品的移动性,但我们可以定义人类体验的移动性。移动性和云这两种趋势合在一起,构成了我们转型的基础。”
 
  在萨提亚·纳德拉看来,“产品的移动性”和“体验的移动性”的区别就在于,智能手机相对于个人电脑来说显然是更具移动性的设备,但人们若不能通过智能手机完成更多的工作和生活,就称不上“体验的移动性”,而提升这种“体验的移动性”恰恰是微软所擅长的,也是微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独特价值。
 
  正是在这种思路的指引下,微软的整体研发思路发生了变化。比如,在当时Windows Phone的开发上,一些企业客户很喜欢跨屏切换的功能,该功能可以让手机取代个人电脑。比如,为了深入参与移动市场,开始推动Office跨设备应用开发。
 
  刷新企业战略之后,基于最初几个月的倾听和沟通,萨提亚·纳德拉也开始刷新企业愿景。在2014年7月10日的全员信中,萨提亚·纳德拉宣布“我们必须理解并拥抱只有微软才能带给世界的东西,微软是‘移动为先,云为先’世界里提供生产力和平台的专家,我们将重塑生产力,予力全球每一个组织、每一个人成就不凡”。
 
  这封邮件意味着,微软的愿景不再是“让每一个家庭、每一张办公桌上都有一台个人电脑”,变成了“予力全球每一个组织、每一个人成就不凡”。
 
  什么是“生产力”呢?萨提亚·纳德拉在全员信中写道,生产力远不只是文档、电子表格、幻灯片那么简单,越来越多的人被移动设备、应用程序、数据和社交网络构成的海洋淹没,我们将致力于帮助智能时代的人们。
 
  在这封邮件中,萨提亚·纳德拉提供了一张靶图,中心位置文字是“数字工作和生活体验”,周围是各种云平台和计算设备。“很快这个世界接入互联网、传感器、物联网的人就会达到30亿,我们要赢得数十亿的联网设备,而不是去忧虑不断萎缩的个人计算机市场。”萨提亚·纳德拉说。
 
  另外,按照自己的转型思想和业务理念,萨提亚·纳德拉也开始搭建自己的高管团队,在团队搭建过程中,不可避免出现了原高管团队成员的流失,但萨提亚·纳德拉的指导思想是,“高级管理团队需要成为一个有共同世界观和有凝聚力的团队”。时至2018年3月29日,萨提亚·纳德拉已经通过全员邮件对外宣布,微软将终结Windows部门,解散Windows工程师团队,Windows业务团队领导也将离职;同时成立“体验与设备部门”“云与AI平台部门”,新成立的两大部门与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沈向洋领导的“AI及研究部门”共同组成微软目前的三大事业部。
 
  微软这样做的原因在于,经过过去几年的战略调整,Windows业务在微软总体营收当中的比重已经降到9%以下,对于微软来说已经越来越不重要了,而微软智能云服务的营收占比已经接近30%,几乎成为与“计算机业务”“生产力和业务流程业务”平分秋色的业务板块。
 
  也正是基于这种理念,萨提亚·纳德拉上任没多久就宣布微软收购诺基亚是一笔失败的交易,因为“我虽然理解扩大市场份额、打造(安卓、苹果之后)第三大可靠生态系统背后的逻辑,但我实在想不明白这个世界为什么需要第三个手机生态系统,除非我们能够改变游戏规则”,萨提亚·纳德拉宣布裁掉诺基亚的近1.8万个工作岗位,但萨提亚·纳德拉让微软移动业务部门将更多精力放在组织所需的Windows Phone开发上。
 
  在上任之初的几个月里,纳德拉做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,首先是自己拿出很多时间倾听各方面的声音,“同公司所有负责人见面”,其次是向这些负责人强调“走出去的重要性,告诉他们要像我一样去拜访合作伙伴和客户”,最为关键的是,在听取客户意见和建议的时候,也试着回答两个问题,一是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,二是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。“我和数百名来自公司不同层级和不同部门的员工进行了直接交谈。还设有焦点小组,允许人们以匿名方式分享他们的意见。”

(责任编辑:admin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